凡尔赛野玫瑰

第189章 完结篇(2/5)
上一页 首页 目录 书架 下一页
她才必须要到卢浮宫来镀一下金。

    门外由远及近响起脚步声,很快有人进来了,“母亲。”

    德·蒙蒂埃尔夫人忙站起来行礼,“onsieur。”

    阿比盖尔正要转身下来,不妨又被缝衣针扎了一下。

    “喔!”她喊了一声。

    菲利普哈哈一笑,“阿比,你疼不疼?”

    裁缝学徒慌张的低下脑袋,“请原谅,小姐。”

    菲利普用手里的玫瑰花打在裁缝学徒的脑袋上,“真是蠢货!难道等一会儿你也会用缝衣针扎在我身上吗?”

    裁缝学徒慌得更深的弯下腰,“小人不敢。”

    “殿下,别浪费了这么美的玫瑰花。”

    “送你的。”他随手将玫瑰花递给她。

    “你们做完了吗?”阿比盖尔接过玫瑰花,随口问裁缝。

    “还有一点,小姐。”

    “那快一点。”

    菲利普也说,“对,快一点。”

    “你要在我这儿做新衣吗?”奥地利安娜问。

    “是啊,母亲,王兄那边的裁缝都在忙着给他做新衣,他要求又多,裁缝整天忙着他,没人能抽空给我量衣。”他不满的对母亲撒娇。

    奥地利安娜揉着额头,“行吧,让你的仆人把衣料送过来。”

    “我以为您早该做好新衣了。”阿比盖尔说。王室的“经济不宽裕”跟她的“贫穷”是两个概念,王室一年的开销是以“百万”为单位,而她一年要能花到1万里弗尔,那都算是大手大脚了。

    “那些都不好看,路易的新衣太华丽了,我不能比他差太多。”

    嗯,很有道理!

    “噢,是啊。这是国王陛下;陛下,这是我哥哥,德·翁布雷达那子爵。”

    克劳德微微躬身,“陛下。”

    路易颔首,“德·翁布雷达那子爵。”

    既然是阿比盖尔的哥哥,那就没事了。

    她挽着哥哥的手臂,“父亲在哪儿?”

    “我和父亲先去见过了王太后,陛下说你已经为我们安排好了房间,就在王宫里。父亲留在宫里,我想王太后应该会有些话问他。”

    “我前几天才想起来,为什么你之前没有到巴黎来?按说,母亲是王太后的侍女,你就该到卢浮宫来做陛下的侍从。”

    “是父亲坚持要我去孔代亲王府。”

    “他错了。法兰西境内所有的贵族、平民、飞禽走兽、花草树木、甚至包括空气,都属于国王,没有人比国王更尊贵,你要是12岁或是15岁就进了王家卫队,现在没准已经是队长了。”

    走在前面的路易听着这话心里可是舒坦极了!

    克劳德·德·翁布雷达那子爵现年27岁,比平均年龄23、4岁的御前侍卫都年长,相貌极为英俊,是那种男人的俊挺。身材高大,身体瘦削,站姿笔直,器宇轩昂,就连达达尼昂也觉得这个年轻贵族一表人才,确实适合成为御前侍卫。

    达达尼昂是稍晚时间到的,正赶上国王和王弟带着侍从、仆人出去打猎。

    地面潮湿,也就没有骑马,只在城堡附近的森林里打了几只鸟。

    这个时代的火-枪分长短-枪,都是效率低下的前装弹,先要往枪膛里倒进火-药,然后塞进铅弹或铁弹,每次开枪之后都要重新装弹。之所以要带仆人,是因为需要有人不停的装弹。

    穿着男装的阿比盖尔跟在路易身后,一副乖巧温顺的模样。一有人开枪,她便捂住耳朵,又害怕又有点兴奋。

    “你要试试看吗?”路易开了几枪,将长铳递给她。

    “我可以吗?我没有开过枪哎。”

    “先试试打那棵树。”他的脸几乎贴在她脸庞上,手按在她手上,将她的食指放在扳机上。“枪托要挨着你的肩头,眼睛看着这儿,瞄准。就这样,稍微用点力气,扣动扳机——”

    “呯”的一声枪响。

    子弹飞了出去,打在树干上。

    “哇喔!”阿比盖尔惊呼:“我打中了吗?打中了吗?”

    目标那棵树并不太远,克劳德望了一眼,“打中了。”

    阿比盖尔将长铳递给克劳德,得意洋洋,“这么说,我的枪法还挺准的。”

    “你害不害臊啊?明明是陛下帮你瞄准了。”

    “哎呀!是这样的吗?陛下?”

    “那当然了。”

    “不行,等一下你别帮我了,我要自己试试。”

    路易笑着看她接过了克劳德递给她的另一支长铳。

    她学着刚才的样子,将枪托抵在肩头,脸贴在枪托的中间,瞄准,扣动扳机——“呯”的又是一声枪响。

    这下子,子弹不知道飞到哪里去了。

    “怎么会这样?!”她恼火的喊着。

    达达尼昂微笑着走过来,“亲爱的小姐,您之前一定从来没有开过枪。”

    “您好,达达尼昂队长,我是没有开过枪。哎哟

本章未完,请点击下一页继续阅读》》
上一页 首页 目录 加书签 下一页

阅读页设置
背景颜色

默认

淡灰

深绿

橙黄

夜间

字体大小

章节为网友上传,如有侵权请联系我们删除。